梨深

是最酷的ヽ(・ω・`)ノ=з=з

吐槽 老公把发给我的微信发到了家长群里



带卡 蛇叔黑科技生子。明天去学校了,心里浮动着淡淡的忧伤

吐槽君好,今天我感觉我丢尽了一生的脸面。
我老公O,是木叶比较有名的血继限界家族的人,也是木叶比较出名的贤二。他时常会精分一下,每当这时老祖宗就会挺身而出替我揍他一顿。说是老祖宗,其实是我的好婆婆...自从我俩在蛇叔那里黑科技生子之后,我就一直忙于照顾我们的儿子,毕竟你知道养一个小孩子多不容易,我们两个还都是男人,更对照顾孩子没什么经验也没什么天赋,我很多时间都投入到教育孩子这方面了,自然就冷落了我老公。偏偏我老公是个精十,每天他们家族的事情他处理完了之后居然还有精力想着啪啪啪!我实在是佩服佩服,我忙完家族企业的事情再哄着儿子睡觉,基本上都...

深夜抽风一波,心里有点难受。我是鼬的铁杆迷妹,虽然我不怎么写鼬和我最爱的西皮鼬佐。在我心里他俩太过美好,我生怕玷污了他们。
刚看到了一张一六年的尼桑的生贺图。心里难受。克制不住的流眼泪。木叶不觉得欠宇智波什么,心安理得,麻木不仁。宇智波鼬这四个字成了木叶的禁忌,人人嗤之以鼻,更不要提慰灵碑上刻上宇智波鼬,也不要说什么带土战后名字直接被抹去。别人眼里的带土,穷凶极恶,始作俑者,罪该万死,罪有应得,抹个名字算什么?我去你大爷的带土挫骨扬灰才好呢。我突然就想起来黑绝在带土替鸣人挡下辉夜的攻击后那一句嘲讽,他就是个顺风倒的垃圾。
垃圾你妈逼。
一下子救下了佐助的是宇智波带土,救下了漩涡鸣人的是宇智波带土,救...

现在这社会都疯了吗?刚刚家里只有我和我家三个月大的小奶猫,我在看乌鸦手游的录播。当时是八点四十五分,爸爸妈妈去超市了。这时候我家大门被狠狠地敲,外面的男的叫着我们家门牌号说有我家快递。我查了一下,我的快递离我们家还有个两三天的距离。😃对没错。这个男的一直砸门,生生敲了五分钟。不可能是所谓的找错了,因为他叫的是我家门牌号。不存在的快递。我从猫眼看了一下,这男的手里什么快件都没有。全程盯着猫眼,吓得我。。
总之,只要天一黑,什么狗屁快递还是什么别的托词借口,都别给他们开门。我不是不善良,我只是觉得,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因为我是家里的独女,没了我我爸我妈活不下去。也请各位小仙女保护好自己,大家都是爸爸...

求助 怎样干掉偷拍我老婆的人


带卡。脑洞来自前几天博人转里妖娆的老卡。点梗正在努力完成_(:з」∠)_

木叶的各位朋友们乡亲们!大家好!我是可爱的飞飞,你们可以叫我阿飞,也可以叫我飞哥,还可以叫我堍堍!飞飞最近很为木叶的各位亲朋好友担忧啊,因为我老婆K被人偷拍了还被发到网上去了(╯‵□′)╯︵┻━┻堍堍我很不高兴,就要报社了。连飞飞的老婆都有人偷拍,那个stk什么事做不出来啊!
我和我老婆,哦我老婆是个男的嘿嘿嘿,这些天去旅行度假,我老婆是个比较有名的公众人物,一路上都被人缠着要签名啦合影啦什么的,我都已经很包容了,每次我老婆看向我征求我的许可时我都会温柔的说去吧K。即使是这样我老婆还是逃不过被偷拍的命运?
昨天我们两个去泡...

今天的老卡????迷の风骚?

cnmb卡文难产  卡的我肝胆欲裂痛不欲生_(:з」∠)_
开了三篇都有点写不下去 好想满地打滚来缓解痛苦啊fffffuck

我俩要搞个大事情? @楠木理

求助 怎样照顾好怀孕的老祖宗和我媳妇


木叶吐槽君你好,还记得我吗我就是前几天在你这里求助的阿飞。我看了评论后就去找我媳妇(我媳妇是男的即使是男的谁也别想和我抢!!)的弟子S拿药。拿完药S提议去大宅看一下老祖宗,毕竟她是医疗忍者,觉得老祖宗可能不是单纯的胖了起来。于是我就带S回了大宅。结果S一阵望闻问切后得出了肯定的结论,那就是老祖宗也有了。
老祖宗当时一脸懵逼,一副世界是假的的表情,顶着黑人问号脸看着我和S,还没等我解释H就飞奔了过来抱住老祖宗亲来亲去还在头顶不停的开花!!是的你没看错!!就是你理解的那种开花!!一朵一朵的开玫瑰花!!H抱着老祖宗,深情地看着老祖宗,说,M,我的玫瑰,你喜欢我为你绽放的玫瑰吗?呕,我要吐了妈的。我正要...

求助 怎样让老祖宗停止减肥


木叶吐槽君你好,我来吐槽我家老祖宗。
我是阿飞,算是老祖宗的半个儿子,你说我就是他儿子我也没法反驳。毕竟是从小把我拉扯大的。我家族有自己独特的瞳术,也有自己独特的口味,那就是——我家都是甜党!哈哈哈想不到吧!老祖宗最爱就是豆皮寿司啦,他可喜欢了,小时候我要是把他惹毛了给他多买几盒豆皮寿司他就会原谅我了。因为家里人除了我那中二的小侄子和我对象K以外几乎都是甜党,所以甜食吃的也是相当多的。但是我和大侄子小祖宗没有怎么胖,倒是老祖宗战后的身材愈发圆润了起来……可能是他和他基友H不再帮木叶搞拆迁工程了有关?总之,老祖宗胖了,一发不可收拾。
老祖宗每天摸着自己的小肚腩靠在H的怀里撒娇,搞得我辣眼睛,搞得我怀...

那个时候你在想什么呢
你淋雨的那个时候
鬼鲛说 冷酷的你 究竟在想什么呢
但是这样看来 你就像是哭了呢

你哭了吗 那个时候 迪达拉自爆佐助生死不明的时候
你究竟是在削弱自己
还是在感知佐助的气息呢
死过一次的人才能说出口的爱
会有多深呢
比宇智波一族的血还要深
比海还要疼。

©梨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