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深

是最酷的ヽ(・ω・`)ノ=з=з

与你 1-2

现代AU

算个中篇吧,一直在写吐槽摸鱼,也该写个正经的了⋯可以算是带土和卡卡西的转世吧。可能有OOC ,大家原谅我吧,这是最后一次了(笑

甜,不会虐的哦。


可以接受请食用,会保证日更。




 

                                                                         01

卡卡西是在去往北海道的火车上碰到带土的。

卡卡西坐的火车是老式的绿皮车,在太阳都懒懒散散的冬天,它似乎也变的懒懒散散的了。绿皮车的影子被无限拉长,慢悠悠地开过雪满的田野,向北方走去。

带土就是在这样一个懒洋洋的冬日下午,碰翻了卡卡西的茶杯。猝不及防间,绿色的茶汁把他正在看的瓦尔登湖浸染了大半。

卡卡西拉了拉墨绿色的围巾,忍了忍怒气,告诉自己出门在外一定要冷静,再抬起头来看向冒失的闯祸者。

卡卡西抬起头来的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刚才对自己的告诫完全是多余的,因为他好像根本生不起气来了。面前的少年长相阳光,有着英挺的鼻梁和清澈的双眼。少年挠了挠黑如鸦羽的炸毛短发,充满歉意地说了句对不起。

没关系没关系。

卡卡西觉得自己有点呆滞了,赶紧摇摇头。

面前的少年咧开嘴笑了,只要看到他的笑,所有人都不会质疑他是活的幸福快乐的人。少年说,我叫宇智波带土,可以交个朋友吗?

''我叫旗木卡卡西。请多指教。''

带土手忙脚乱地把书被茶水浸泡的部分用卫生纸吸干,再小心翼翼地吹着。他怕书浸水的部分干掉会起皱,又手忙脚乱地找东西压住书籍。卡卡西不禁失笑,他说,没关系的带土,只是一本书而已。

最后,带土终于红着脸扭扭捏捏地问卡卡西可不可以坐在他的旁边,就当是补偿他的过错。

卡卡西想到火车上乘客稀少,应该不会出现被人叫起说不好意思这是我的座位的尴尬情况,便答应了带土。更何况,这阳光的少年确实招人喜爱,哪怕他有些冒失。

''卡卡西,你要去哪儿啊?''黑发少年一边咬着红豆糕,一边看着窗外缓缓移动的景色,无垠的田野与白雪,看着车窗上被稀薄雾气模糊的卡卡西的影子,问出了这个问题。

''北海道。''

''好巧啊!''少年立刻转过头来,兴奋地提高了两个音量,''我也是去北海道耶!''

''是吗。''卡卡西合上书本,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太大声了带土,会吵到别人的。''

''哦,不好意思。''带土歉意地笑了笑,''你去哪儿干嘛啦?''

''去散散心,考完试了嘛。''

''你知不知道北海道有个传说哦?''

带土说,如果真正相爱的恋人在冬季的时候看到北海道的第一场雪,就会永远都不分开了。没恋爱的人看到北海道的第一场雪,就会找到自己真正的爱人。

''那我们今年可能看不到北海道的第一场雪了。连这里都下雪了,北海道纬度那么高,说不定也下了。''

''诶?''少年的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带土有点蔫蔫的,''那我今年恋爱又没戏啦。''

卡卡西不禁哑然失笑,''这个传说的来源是什么啊?不过话说回来,你小小年纪还挺迷信的嘛。''

''我年纪不小了!我都十八岁了!再说了这哪是迷信呀,这是奶奶告诉我的哦。''

''没想到你比我还大一岁。''

带土咽下最后一口红豆糕,在一大堆零食的埋没中寻找可怜的小小本漫画书,''可你看起来比我稳重多啦!你都看什么瓦尔登湖,我就喜欢看热血漫画。''

⋯⋯ 

冬日的散漫又镀着黄金色的下午,在两个少年的闲聊中,逐渐繁星满天。

  

                                                                        02         

卡卡西无奈地看着堆了一桌的零食包装袋,看着正在大嚼特嚼列车便当的带土,''你还真能吃。不撑吗?''

''卡卡西你就是不好好吃饭,才瘦的跟豆芽菜似的。豆芽菜卡卡西。''

''你个吊车尾的!''

''我把我的成绩告诉你,你居然给我起外号。''带土一脸很受伤的样子,抬起头来看着表面云淡风轻的卡卡西。

卡卡西哼了一声,继续看着书。

带土吃完了便当,迅速地收拾好桌子上几乎要堆成小山的垃圾,又迅速地找垃圾桶丢掉,顺便去了个卫生间。

他回来的时候,卡卡西已经帮他倒了一杯温开水。

''想不到你干活干的挺快的嘛。''

''那是,我可是一有空就帮老人们的哦!家附近有个养老院,那里的爷爷奶奶们我经常去照顾的。我吃的那些零食啊多半是他们送给我的,我都说不要了,还要硬塞给我,真是⋯''

嘴巴上虽然说着不要,但是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吧。卡卡西腹诽,看着因为兴奋微微有些脸红的带土,突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是在哪里呢……怎么就记不得了呢……

因为买的是硬卧,两个少年夜晚也只能窝在狭窄的座位上休息。卡卡西计划性比较强,提前在行李包里准备了两个抱枕。本来是打算靠着一个抱枕再抱着一个抱枕的,但是看见带土没有,卡卡西便分了一个给他。

''哇,给我的吗?''带土的眼睛一下子亮晶晶的,像个饿久了看见胡萝卜的兔子。''笨卡卡,我好感动,我们才认识这么短的时间,你居然分给我抱枕,我真是好感动!''说着,带土就要往卡卡西怀里窜。

''好了好了。''卡卡西一脸无奈地推着比自己高一头的''生猛兔子''的头,''天色不早了,快休息吧,明天还要走一天呢。''

''好的,都听笨卡卡的。''

''⋯晚安吊车尾。''

血,全都是血⋯棕发少女的哭泣,左眼的剧痛,巨石下少年的半张脸…他在说什么?听不清了,只是觉得心好痛。眼泪模糊了少年的脸庞,自己像个废物一样不停的哭,好像被压在巨石下面的是自己。

铺天盖地的难过,震惊,带着面具的男人说''我要毁灭这个世界'',自己明明应该毫不犹豫第洞穿他的胸膛,可是却动不了……

那张脸,那张脸,半边破碎半边英挺,是…

带土!

卡卡西一下子惊醒,梦中的主角已经醒来,揉着惺忪的睡眼,抬起手来看了看表,''笨卡卡梦到怪兽啦?嘿嘿嘿你就吓成这样吗,''带土说着打了个呵欠,''一直叫我的名字啊,怎么着,爱上我啦?一见钟情?''

''滚滚滚,谁会爱上你个笨蛋吊车尾的。''卡卡西一边回嘴,一边暗自心惊。这个梦太过真实,真实地令他感到恐怖。像是前世摆渡而来的记忆,他的满心满肺都是后悔与难过,心里沉重不堪。梦中的那张脸的确是带土,只不过眼神变的冷漠无情,再没有今日的热情快活。

好像灵魂被人换了一样。

''喂喂,你别那么恐怖的看着我啊,我昨天看了不少恐怖小说,你这样看着我我很害怕呀!''带土的手在他眼前拼命的晃,卡卡西终于回神。

''没事的,睡吧。''

''带土,我只是突然觉得,你好像对我来说很重要。''

''你不会真的爱上我了吧?你要是真的爱上我了……''

''你个笨蛋!''

''笨卡卡我们这就是缘分⋯''

''不睡觉抱枕还我!''卡卡西感觉自己的脸红的跟番茄一样了。真是的,自己怎么说出那么羞耻的话啊,难怪带土会胡思乱想了。

''睡睡睡,我的笨卡卡晚安。''

卡卡西一直等到少年呼声均匀,才慢慢合上眼睛。

心真的好疼。

自己与他相识也不过十二个小时,怎么就搞成这样?难道我和带土上世真的认识?我不会真爱上他了吧?

卡卡西在自己从未有过的胡思乱想里,慢慢进入梦乡。

                                                                    


评论(2)
热度(31)
©梨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