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深

是最酷的ヽ(・ω・`)ノ=з=з

与你 03-04

 





                                                     03

''嘶。''卡卡西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就听到带土倒吸了一口冷气。

然后卡卡西就看见带土的左手食指被小刀割开了一道深深的伤口。伤口不长,但是看上去非常深。鲜红的血正在从伤口里流出来。

卡卡西瞪大了眼睛,看着带土手指的鲜血,又想起了那个梦。

卡卡西克制着自己颤抖的双手,从背包里翻找创可贴。他纤长雪白的手从自己背包里毫无章法地翻找着,带土却大大咧咧的笑了,''你紧张什么嘛,不就是手指被割破了嘛。''说着,带土举高自己的左手,用没受伤的手在自己的背包里找到了绷带。

''我经常会给自己弄出小伤口,所以绷带是随身携带的。''带土一边笨拙的给自己包伤口,还不忘调笑卡卡西''看你紧张的啊,哼哼,真爱上我带土大爷啦!我告诉你⋯''话还没说完,绷带就被卡卡西夺了过去。卡卡西坐在带土旁边,帮他细心的包住伤口。

带土长大了嘴巴看着卡卡西的手指上下翻飞,变魔术一般把自己的伤口包好。

他长的真好看啊,虽然戴着口罩,但是真好看。

带土想着想着就傻笑了起来,换得卡卡西美人的一记白眼。

''你真不愧是吊车尾的,''卡卡西完成了最后程序,正在把绷带打上结,''手都割了还在笑。''

''没有,我是觉得你长的挺好看的嘛。''

带土话音未落,受伤的手指就被卡卡西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哇哇哇你干嘛啊笨卡卡!很痛的啊!'' ''省得你胡思乱想。'' 说着,卡卡西就放开了带土受伤的手指,拿起了没削完皮的苹果。''你是为了削这个才把自己割伤的?''  ''是啊。''带土把''这不是看你晚上睡不好给你补补吗看我多有爱心''生生咽了下去。

说不定这个笨卡卡又会因为害羞摁我的手。

带土想着,削好的苹果就被卡卡西递到了自己的面前。''吃吧,吊车尾的。'' 

''我们一人一半,感情才不会散。''带土说着,就用没受伤的手拿刀把苹果分了两半。带土的余光就看见卡卡西的脸好像是那么红了一下。

明明是个很温柔的人吧,还那么别扭啊。那么容易害羞,还装的满不在乎的样子。

带土腹诽,嚼着苹果,看着卡卡西的嘴角的小痣随着咀嚼有节奏的律动着。

''别看我了笨蛋。''卡卡西终于受不了带土这种看媳妇的眼神,白了他一眼。

''我没⋯''

''尊敬的乘客,大家好,车辆即将到达终点站北海道,请旅客带好随身物品,准备下车。感谢您的合作⋯''

带土立即把苹果叼在嘴里,迅速地装着漫画书和散落在桌子上的各色零食,最后还不忘摸了摸钱包,把背包背在前面,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拉住了早就收拾完等待他的卡卡西的手。

''就这样走吧,我怕你丢了。''

''你就是个笨蛋。'' 卡卡西把果核丢进垃圾桶,迅速把自己的脸埋在口罩和围巾的双重保护下。

让带土看见自己脸红了可就麻烦大了。卡卡西想着,眯了眯眼睛。

也许真的喜欢上这个笨蛋了,这才真是麻烦大了。

这么想着,就被带土拉出了火车。

                                                                            04

带土凭着他热情的性格问路和卡卡西的地图和极佳的方向感,找到了涵馆的旅馆。

''不好意思,两位先生,旅馆⋯'' ''我们就要一间房,到明天早上。''带土说着,就把手里的卡推了出去。''刷卡支付行吗?'' ''可以的先生。'' 前台的小姐迅速办好了手续,告诉了带土和卡卡西房间号。看着他们两个走远了,才自言自语道,''我是想说旅馆里大厅的灯有坏掉的,这么猴急…''

带土不耐烦的把自己脱下的大衣挂到衣架上,倒在了旅馆的双人床上,滚了好几圈。''喂喂,别滚来滚去的带土。''卡卡西慢条斯理的脱着大衣,''你先去洗个澡,你不是一直嚷嚷着好累的吗?'' ''就因为累才想赖在床上啊,你个笨卡卡。'' ''你不洗澡我才不要跟你在一起睡呢,''卡卡西把大衣扔上衣架,''我去再开个房间好了。'' ''你真是的!'' 带土听到卡卡西这么说,立即从床上爬了起来,''你知不知道一个人住旅店好恐怖的,呜呜…笨卡卡你别走啦,我去洗澡⋯'' 带土哭唧唧的从背包找好洗漱用品和换洗衣物,去了浴室。

等到卡卡西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带土已经抱着被子和周公约会去了。

把被子都抱住了,我怎么盖啊。卡卡西揉了揉银白色的头发,轻轻拍了拍带土的胳膊。''带土,好歹给我个位置睡觉啊。'' 带土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往旁边滚了一圈,总算是给卡卡西留了躺下的位置。''我真的感激你了带土。''卡卡西挑着眉,把被子盖好,关了床头灯。

然而黑暗覆盖的那一瞬间就感觉到旁边的人紧紧的抱住了自己。

因为平时锻炼的缘故,带土身材很不错,小麦色的皮肤,没有赘肉,都是结实的肌肉,肌肉也不过分,是刚刚好的那种。

因为穿的衣服很多才没看出来他身材这么好的吗。

被抱着感觉好像还不坏的样子。

这么想着,卡卡西就把脸别到了另一边,轻轻的勾起了嘴角。

这下麻烦可大了。

耳边带土的呼吸声越来越均匀了,卡卡西确定带土睡熟了之后,把脸扭了过去,伸出胳膊抱住了带土。

明天要比他早醒啊,这样才能把胳膊抽回来,被看见他会笑死的。

这是卡卡西睡着前想的最后一句。

可能是因为被带土抱着的原因,卡卡西没有做昨天那么可怕的梦。梦里的自己反复的问,旗木卡卡西,你喜欢宇智波带土吗?

旗木卡卡西,你喜欢他吗?这个你认识不超过七十二小时的人?

你喜欢他吗?

最后卡卡西听见自己的声音,稚嫩的,成熟的,还有昨天梦里的自己,跟自己说,

我喜欢他啊,他是我的英雄。

宇智波带土。

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梦中朦胧的久远的父亲的声音远远传来。

久别重逢。

''下雪了,卡卡西。''带土坐在床边,用相机拍下了卡卡西的睡颜。

''我问了前台小姐,她说这是北海道今年的第一场雪。''

''是吗。''

前几天因为各种杂事,没有写,请大家见谅吧。

''我们一人一半,感情才不会散''来自极限挑战罗志祥,大家别打我⋯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30)
©梨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