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深

是最酷的ヽ(・ω・`)ノ=з=з

深夜抽风一波,心里有点难受。我是鼬的铁杆迷妹,虽然我不怎么写鼬和我最爱的西皮鼬佐。在我心里他俩太过美好,我生怕玷污了他们。
刚看到了一张一六年的尼桑的生贺图。心里难受。克制不住的流眼泪。木叶不觉得欠宇智波什么,心安理得,麻木不仁。宇智波鼬这四个字成了木叶的禁忌,人人嗤之以鼻,更不要提慰灵碑上刻上宇智波鼬,也不要说什么带土战后名字直接被抹去。别人眼里的带土,穷凶极恶,始作俑者,罪该万死,罪有应得,抹个名字算什么?我去你大爷的带土挫骨扬灰才好呢。我突然就想起来黑绝在带土替鸣人挡下辉夜的攻击后那一句嘲讽,他就是个顺风倒的垃圾。
垃圾你妈逼。
一下子救下了佐助的是宇智波带土,救下了漩涡鸣人的是宇智波带土,救旗木卡卡西两回命的是这个宇智波带土。
我又开始哭了,真是没出息呀,哭包一个。
再说说鼬吧。我难以想象他背负着怎样的情感,等着最爱的弟弟亲自取他性命的那一天。我朦胧的记得鼬说过,杀害亲人的人会有报应。他就等着报应的到来。
该背负这个报应的不是宇智波鼬,应该是木叶的决策层。那天佐助嘶吼着说,把鼬,把爸爸妈妈,把宇智波一族,还给我!
还给他,还给那个以前活泼爱笑的佐助吧,算我求你了。别说佐助中二了,别说一片文艺气氛下佐助说要革命可笑了,别再说这些风凉话了。真的设身处地的体会过佐助的感受吗?我真的难以想象。
一个人爱什么就会死在什么上。我初看这句话,只觉得新奇震撼,现在我感觉我朦胧地理解了。
宇智波就是这样呀。
小时候带土阳光热情,喜怒可探,善良到骨子里的孩子。后来呢?
或许斑说的是对的。这个体制是错误的。
这个结局,还不如大家做一场大梦。
虽说是醉生梦死也空,但还是幸福的。梦里温暖潮湿,现实冰冷可怖。
我就是太爱宇智波,我就喜欢他们。
想到哪儿就写到哪儿吧。
要睡了。

评论(4)
热度(13)
©梨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