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深

是最酷的ヽ(・ω・`)ノ=з=з

带卡 closer

现代 人物可能ooc 放飞自我
题目嫖自火影片头曲closer 因为很喜欢 于是拿来了
第一次写 文笔不佳 见谅见笑
有微量鼬佐





    带土是被斑拍爽肤水的啪啪声弄醒的。

    带土躺在床上,不想睁眼。心里骂了句操,翻了个身。入睡前烦躁不安的心情又涌了上来,涨潮了,怎么也压不下去。

    带土就又在心里骂了句操。

    宇智波带土。优秀大龄男青年。宇智波集团总裁,终于在单身的第三十一个年头看上了自家侄子宇智波佐助的导师旗木卡卡西。

    托单身三十一年的福,带土总裁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去讨得美人卡卡西的欢心。带土总裁试过了在自家侄子的大学门口靠着他那最骚包的荧光绿跑车戴着金光闪闪的金链子穿着笔挺的花西装抱着99朵鲜艳欲滴的红玫瑰堵卡卡西,结果是迎来了无数小姑娘各种各样精彩的目光。带土一开始还得意的不得了,觉得自己这次就算成不了也八九不离十了,正靠着车门想美事儿的时候屁股上挨了自家侄儿的一脚。

    “诶我说胖助你咋这么没礼貌了呢你,叔叔也不叫,还动脚了你,宇智波的家族爱呢?啊?去去去上车别妨碍你叔叔和你婶亲密无间。”

    佐助瞪了他一眼,以冷静理性出名的少年的漂亮面孔红的不行,攥了半天拳头,终于咬牙切齿的从漂亮的嘴唇里蹦出几个字“快走!丢死人了!”

    带土头也没歪,“又发啥疯?你哥又弹你脑门了?还是卡卡西欺负你了?”

    佐助出校门之前就听到小姑娘议论纷纷“知道吗门口有个不知道是暴发户还是小混混的男的一定要躲远点啊”“来了个暴发户”“听说是宇智波佐助的叔叔?”“什么啦佐助君家境很好没错啦但是看看佐助君的品位怎么也没有门口那个人那么差啦”听着佐助就知道他叔又过来以弘扬宇智波的家族爱为名接他放学实际上来追卡卡西了。

    当时佐助就想,我造了什么孽啊这是。

    现在,他充满家族爱的叔叔正在瞪着他那双正常起来很好看的眼睛,死盯着校门,生怕错过那个银色短发的身影。

    佐助叹了口气,终于开口“别等了,今天全体教师会。”

    “啥??胖助你个臭小子你又耍你叔呢?”带土作为宇智波家最出名的贤二,被老祖宗斑和小祖宗佐助耍弄了不知道多少次,早长了血淋淋的教训,除了佐助大哥鼬的话,带土从不轻易相信别人,尤其是斑和佐助。

    “不骗你,真的。”

    最后的结局是胖助在那骚包的跑车里给鼬打了个电话撒了个娇鼬立马把宝贝弟弟接走共度二人世界去了。而带土等卡卡西到月明星稀等到头型也乱了腿也酸了花也快不香了的时候,终于看见那个银色短发白色口罩的身影。

    “啊!笨卡卡! 我在这儿呢!”带土兴奋地挥着手里的玫瑰花,“我来给你送花啦!”

    其实带土根本不用嗷嗷叫,没有人比他更打眼了。卡卡西被白色口罩遮住的嘴悄悄弯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眼神也温柔起来,“我看见了哦,带土。”

    带土比今天更惊世骇俗的事情也做过。比如晚上聊着聊着天突然来了一句要不要跟我斗地主,弄得卡卡西哭笑不得;卡卡西生日那天带土因为公司的事情在国外,本来给他录了个小视频祝贺他,谁知道发过来个少儿不宜的小电影;最后鼬给他出主意让他给卡卡西写个情书,好不容易一大家子人帮着写了结果自己扭扭捏捏不敢送来让佐助代劳,而最后校园内传的风风火火的版本是他和佐助不伦的师生恋…

    佐助气的要疯,自己处理流言蜚语的同时还要安抚得意门生的情绪。那段日子,啊,都不稀得说。

    可是带土追他的日子越长,卡卡西就觉得自己的生活的空隙真的一点一点被带土填满了。

    卡卡西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虽然他有着比女孩儿还好看的脸,他照样不善言辞。从小卡卡西就不擅长与别人争什么,他最擅长的是忍耐与退让。可带土不是。带土从小虽然是个哭包,但是是个强硬的哭包。随着年龄增长,斑看他性格倔强不肯认输,整天跟人家干架却总是挨打,宇智波颜面无存,就给他报了一堆什么跆拳道空手道拳击相扑等等乱七八糟的格斗班,最后带土练出一身功夫,打架再也没输过,赢了就回家跟斑嘿嘿傻乐。

    “笨卡卡,你怎么这么久,胖助说全体教师会,是真的吗?”

    “是啊。等很久了?”说着,卡卡西就把带土手里的花接了过去。

    “恩。笨卡卡你让我等了这么久你让我亲一下补偿补偿我得了。”说着带土就把卡卡西的口罩往下拉。

    “啪”卡卡西把带土的手打掉了,“老不正经,没看见人都看着呢吗。”

    带土就用他漂亮的黑眼睛看着卡卡西慵懒的眼睛,像是要把卡卡西吸进他的眼睛里。卡卡西的耳根红了一下,说,快上车吧。

    坐在副驾驶的卡卡西看着外面车水马龙的光景,看着反射回来的带土的漂亮侧脸,突然就想到几个月前凌晨收到的他的短信。

    无机质的屏幕上,显示着带土孩子气却坚定的话语。带土说,卡卡西,我喜欢你,发疯了似的喜欢你,你可能觉得我变态,一个大男人喜欢一个大男人,可是我就是喜欢你,你跟我交往试试咋样啊!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卡卡西就笑了,眉眼弯的好像月牙儿,就用纤长的手指打上几个字,本来想打好啊,后来又咬咬牙改了个我考虑一下。

    卡卡西也是从小单到大,三十岁的人了,正经恋爱没谈过,大学的时候小姑娘倒追他, 他怎么也没感觉,只能跟小姑娘说,对不起。

    小姑娘抹着眼泪跑了,他也只能叹口气。

    可是看见带土的那一刻,卡卡西却觉得自己心里有个地方塌陷了。

    对一个男人。自己得意门生的叔叔。三十一岁,却还有孩子气的笑容心动了。

    所以那天带土凌晨发短信说喜欢他,他高兴,却害怕只是一时兴起。

    有一次带土屁颠屁颠的给他送牛奶,宇智波家的小祖宗就叹气,说,这个贤二生意场上伶牙利齿,真不知道看见你智商怎么就掉到地平线以下。

    也许就是爱情的力量。

    “笨卡卡你看啥呢?路边有姑娘啊?”

    “带土。”

    “啊?”

    “咱们在一起吧。”

    带土嘎一下子把车停路边儿,差点撞电线杆子,哆哆嗦嗦的又问了一句,“你说啥?”

    “我说,带土。”卡卡西把口罩拉下来,带土清楚地看到他嘴角的美人痣。那颗小痣就像个小猫咪,随着笨卡卡说话的频率伸出小尾巴来勾住他的心扉,弄得他忍不住想吻上去。“咱们在一起吧。”

    带土有点懵。

    带土懵了一秒之后眼睛贼亮,比小时候看见红豆糕还亮,他就在他拉风的跑车里喊了一句,我操!

    我操卡卡西是我的了!

    卡卡西就笑。多大的人了还像个毛头小伙子一样。

    可是他就是喜欢这样的宇智波带土啊。

评论(3)
热度(65)
©梨深 | Powered by LOFTER